MagLove

这里卢c/ER
aph all北伊画手,热爱产刀,请自行避雷

国漫热爱罗小黑 虹蓝武侠系列 摩尔 开宝
虹少 乐乐 开心痴汉
啃啃凹凸瑞金
同时佐鸣党 all27党

所有画禁止二传(*Ӧ)σ怼他

请大家多多支持w

生姜リア:

#异色独伊图文合志《Coltello》二宣#
#求转发推荐
定价:45RMB (本体+随机挂件)
通贩地址


kkkkkkkk

生姜リア:

#异色独伊图文合志《Coltello》一宣#

定价:45RMB (本体+随机挂件)

Staff:
主催:生姜
主笔:生姜 阿夜@瞎鹰哑枭 
封面:秋世 @世子儿 
插图:卢C@MagLove 
           小拉@Nyula小拉_Globe 
           布莱克 @莱克努力赶稿 
           彼方 @彼方-三党隐身状态 
           火柴@伊味火柴 
           山楂@山楂好吃 
           露比@❁锦鲤露比汤 


挂件:山楂


Guest:姜重 @内里 
校对:恙语@言恙语 

捣鼓了几个月终于出一宣了!!!求kkk!!求转发推荐!!!更多信息尽请期待二宣!超级dokidoki

@生姜リア 背景无力了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啊哈哈
点图完成1/5

【独伊】Interleaving (交织)7

chapter 7
病房里寂静地可怕,弗拉维奥和爱因斯就那么对视着,仿佛视线摩擦出了火花。
弗拉维奥怀着的人儿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刚刚想把头抬起来看看,却又被弗拉维奥用力按进怀里,他的视野被弗拉维奥胸前的衬衫所充满,听着弗拉维奥沉稳的心跳声。这让他感到一丝丝安心,但是,还有不认识的人,在这里。想到这里,他又不禁绷紧了身子。
爱因斯有些奇怪的看着弗拉维奥怀里的人,印象中,对方一直是强大不羁的代名词,此时此刻却像个柔弱的孩子一样缩在哥哥的怀里。不对劲。
看着对方有些愣神的样子,弗拉维奥不爽地开口:“喂,混蛋,我限你五秒钟之内从这里滚出去。”
“为什么要我出去?不就是杀了几个你麾下的黑手党罢了。”爱因斯抬了抬眉。
一听这话,弗拉维奥更加不爽了:“居然还杀了他们,今天你别想毫发无损的回去!”
扳机狠狠地一扣,伴随着巨大的枪响和怀中人的身躯一怔,一枚子弹擦过爱因斯的右脸带出一道血花打入走廊的墙上,爱因斯默默地抬手,抹去了脸上蜿蜒而下的血痕。却丝毫不移动脚步,仍然站在门口,看着对面的兄弟。
卢西安诺被巨大的枪声吓到,刚刚醒来尚且虚弱的他在高度紧张下自然受不了惊吓,在弗拉维奥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已经软软地倒在了他的怀里。
“卢西?!”看见自家弟弟昏倒在自己怀里,对此已经有了阴影的弗拉维奥直接吓得甩飞了枪,俯下身就查看卢西安诺的情况。爱因斯躲开差点砸到他的枪,略微惊愕地看着因为卢西安诺晕过去而难得如此失态的弗拉维奥。
在爱因斯看来,自从威/尼/斯沉没了之后,意/大/利变了。而且变化很大。
不然眼前的这人是不会如此脆弱地需要被人护在身后并且如此容易被吓晕了。而他哥哥,也不会表现的如此在乎他的弟弟。
他们是国家,而国家之间注定不可以拥有真感情。
那他呢?爱因斯的眸子黯淡了些许,他对卢西安诺的,是真爱吗?现在对方不正常了 他还会把他当正常人那样去“爱”他吗?
他不清楚,不确定也不知道。
慌慌张张地安顿好卢西安诺,确认对方并无大碍之后,弗拉维奥再次转身面对爱因斯。疲惫地叹了口气,弗拉维奥咬牙切齿的低声说:“卢西会变成这样,全都是你的错!是你没有保护好他,是你没有照顾好他,是你对他不闻不问,也是你不去救他!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你个混球!万恶的土豆肌肉混蛋!”
爱因斯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面前情绪激动的弗拉维奥,他很想反驳回去,却又找不到合适的言语。他没有反驳的资格,他最后一次见到卢西安诺时,把他从二楼丢了下去;之后一连几天,他都未曾主动联系过卢西安诺;当他知道不对劲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弗拉维奥见对方沉默着,他狠狠地把爱因斯撞出了门外,同时自己也借着惯性冲到门口外面并顺手轻轻关上了门。
“你到底来干什么。”弗拉维奥眼神冰冷地看着爱因斯。
爱因斯微微颔首,也冷冷地回答:“来找我的人。”
“呵。”弗拉维奥冷笑出声,“这里可没有你的人在,赶紧给我……”
“卢西安诺。”爱因斯强行打断弗拉维奥的话,不顾对方惊愕的神情开口宣誓自己的主权,“他是我的人,所以我要带走他。”
“你他妈的土豆混蛋!老子弟弟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人了?!滚!!!”弗拉维奥怒极之下一脚狠狠地踹向爱因斯的裆部,却中途被他抓住了脚。
“放开!”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和你打架的。告诉我卢西安诺怎么了。”
“我凭什么告诉你个洋芋蛋……呜哇好痛!混蛋放开我!”
“告诉我我就放开。”
“你他妈的自己去问医生啊!!!!”
听到这话,爱因斯毫无预兆地松开了抓住弗拉维奥脚的手,以至于对方没来得及站稳差点摔到地上,然后转身离开去找医生。
“啧,该死的混蛋……我得找个机会把卢西带走……”
当爱因斯好不容易找到卢西安诺的主治医生的时候,弗拉维奥早就偷偷带着还在昏睡状态中的自家弟弟跑路了。
爱因斯对着才一会就空无一人的病房心中只有六个点和一个fuxk。

——————————————tbc————————————

久违的一更,
集训累瘫,最近又沉迷地球战队五的我嘤嘤嘤

【独伊】Interleaving (交织)6

注意!!!
本文从这章开始卢西安诺将会各种弱!
各种弱!
各种方面各种意义上的弱!
接受不能着请绕道,毕竟这是剧情设定需要
如果能接受的话,请享受迟来的第六章吧【土下座】

chapter 6
“……你说什么?!”
弗拉维奥抓在对方肩膀上的手又紧了紧,语气也变得富有威胁性。
“不给我解释清楚别想我会放过你!”
被他死死抓着的主治医生因为对这位国家大人的恐惧而不住地颤抖,但他清楚地知道,如果不好好向他解释好另一个国家大人的状况,他只会死得惨不忍睹。
“抱抱抱抱抱抱歉国家大人……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原因……按理说威/尼/斯诺大人之前因为溺水长时间缺氧会对大脑产生损伤,但是国家化身的恢复力已经让他自主恢复了损伤才对……”
“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
“啧,废物!”弗拉维奥狠狠甩开了对方,转身打开门进入了病房。
坐在病床上的人儿抬头看向他,双手将被单死死抓着,轻咬著下嘴唇,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
弗拉维奥看见对方这个样子,不禁轻轻叹了口气,缓缓走到床边坐下,伸出手来想要抚摸对方的脸颊,却被对方触电般的闪了过去。玫红的眼眸中是铺天盖地的恐惧,那样未曾见过的神情宛若一只利剑刺痛了弗拉维奥的心——他的弟弟,现在连他都不认了……
“别害怕,卢西,哥哥在这里。”弗拉维奥收回了手,对着自家弟弟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希望能借此安抚一下自家弟弟自醒来之后就很不稳定的情绪。
卢西安诺看着他,却又很快低下头错开和弗拉维奥交接的视线。双手更加攥紧了被单,微微颤抖的身体表明了主人此时此刻内心的恐惧和不安。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听到这句带着伤感颤音的话语,卢西安诺条件反射地更加低下脑袋,似是有些艰难的开口:“……对、对不起……我【僕】想不起来……”
“……而且……名字……”卢西安诺的声音小了下去,导致弗拉维奥并没有完全听清楚他在讲什么,但他可以完全确定的一件事情是——
他已经不是原来的卢西安诺了。卢西安诺,还是消失在了那片蔚蓝的海域、那座被吞噬的水之都……
弗拉维奥站起身,趁着对方不注意,动作轻柔且快速地将对方揽入怀中。为颤抖着的人儿轻柔地顺着背,弗拉维奥用着自己少有的温柔来使怀里的人安稳下来。
“不用害怕……卢西,哥哥会保护你的,不用害怕……”
卢西安诺微微睁大了双眼,看着抱着自己的金发碧眼的人,一股亲切感突破漫天的恐惧到达了他的心房。他伸出了手,胆怯而小心翼翼地抓住了弗拉维奥的衣服。
“哥……哥……”
“嗯?”弗拉维奥有些爱怜地摸了摸卢西安诺的头。
“……”卢西安诺轻轻把头埋在了弗拉维奥的胸前,却固执地一言不发。
弗拉维奥轻轻地叹了口气,更加用力地将对方揉进怀里。静静的,谁都没有开口,只听得见两颗心挨在一起跳动的声音。
然而这份宁静注定会有人过来撕破。
门外渐渐响起打斗声和震耳的枪声 。卢西安诺吓了一跳,却又死死的埋头在弗拉维奥怀里。而弗拉维奥轻拍自家弟弟的背部来安慰他的同时,也转头看向门口。打斗声渐渐接近这里,他知道,那个人来了。
随着一声巨响,病房的门打开的同时,弗拉维奥挡住怀中弟弟的视线,从里衣口袋里掏出了手枪,指向站在门口的男人。深蓝的双眸中冰霜蔓延。
站在门口的人,金发紫眸,一道暗色伤疤从左脸滑下,为他增添了一丝霸气。
来者正是爱因斯。
他抬头,看向弗拉维奥严严实实护着的那个人,虽然看不见脸,但是那一头棕红发丝以及弗拉维奥的举动已经让他确认那个人是谁了。
但是,他看着指着自己的枪口。觉得对方应该不会直接让自己和卢西安诺谈话什么的,毕竟那样庞大的杀气,他第一次见到这种出现在弗拉维奥身上。
他有哪里做得不对惹着对方了吗?
——啊,外面的黑手党好像是他的人。
——————————————tbc————————————————

我真是开坑狂魔+懒癌无救😂😂😂

【独伊】Interleaving (交织)5

chapter. 5
“生命体征正在逐渐恢复,按照这个情况来看,再过不久威/尼/斯诺大人就会醒的。”一位看上去年纪不小的医生,在仔细为卢西安诺做了身体检查之后,对着弗拉维奥缓缓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弗拉维奥并没有开口回复他,只是默默点了下头,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他在卢西安诺的病房弄了个临时办公桌,用来处理意/大/利的公务——当然也包括卢西安诺原本要负责的在内。因为堆积的事务有些繁多,同时也为了更好地照顾还在昏睡中的卢西安诺,即使再不想处理那些山一般高文件,他也不得不暂时扛起整个意/大/利。
之前他把众多公务都丢给了自家弟弟,现在,他必须做些什么了。
然而,让他最苦恼的是:爱因斯这几天一直在意大利找他们兄弟俩——其实只是找卢西安诺,甚至找到他们上司那边还派了一堆亲信地摊式地搜索意/大/利每家大型医院,这样下去他们被找到是迟早的事。而弗拉维奥又固执地认为卢西安诺变成这样很大一部分是爱因斯的错,是爱因斯没有看好卢西安诺,没有起到保护他的义务。在这样的心态驱使下,他醒来后已经躲了爱因斯二十多天。
“……麻烦帮我们再多拖延他一段时间,等到卢西安诺醒来为止。”看着公文,弗拉维奥头也不抬地对身边的下属说,“动用黑手党那边的力量也可以。”
下属微微低头,示意自己知道命令了,便转身除了门。听到清脆而又细微的关门声,弗拉维奥才放下手中的文件,静静地看着对面自己的半身。
阳光透过玻璃,静静地撒在他沉睡的面庞上,柔和了轮廓,也增添了一丝生气。面色不在如之前那般死气沉沉,被哥哥悉心照顾的他,只是在安详地沉睡,对这个世界不闻不问。
弗拉维奥看着这一幕,表情缓和了不少,欣慰夹杂着伤感。他的弟弟救回来了,还存在于这里,他还没有失去他。但是他还在沉睡,某种意义上说,他也还没有救回他。
但是以后,他说什么也不会再那样了。

……藏得还真隐蔽。
爱因斯抬脚碾碎了尚未熄灭的烟蒂,暗沉的紫眸盯着不远处的大型医院。这家医院是这片区域的最后一家大型医院了,而他前不久才刚刚收到亲信的一个疑似弗拉维奥的人进出这家医院的情报。没有多做休息他就赶来了这里。
卢西安诺音讯全无近一个月了,同时他哥哥也跟着销声匿迹。多日的找寻无果让爱因斯越加烦闷起来,但他除了寻找毫无他法。
想见到他的心情一天天加深,这终于让爱因斯清楚地意识到他已经习惯了卢西安诺在身边的日子,习惯了卢西安诺每天的问候,习惯了卢西安诺亲手做的pasta,也习惯了那双总是看向自己的那双玫红,甚至,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就陷进了那双玫红宝石难得流露出的柔情里。
是的,我,喜欢上他了。爱因斯默默地对自己这么说。
他一直向往着意大利这个温暖的南国,而卢西安诺只要不干出太出格的事情来,几乎是他内心向往的情人形象。然而因为卢西安诺总是喜欢挑战他的底线,那些闪光点在爱因斯烦躁恼怒的状态下被他忽视了。现在一个月的清净,让他越发知道卢西安诺的好,也越来越想念他了。
深呼吸一口气,爱因斯知道,只要那边消息一传过来,他就可以进去找他思恋依旧的人了。
弗拉维奥好似感觉到什么一样猛地抬头,就撞进了一片玫红色之中。眼前不受控制地模糊起来,嘴唇也在不住地颤抖。起身冲去床边,不理会一旁因为冲劲过大而翻倒的椅子,也不理会纷飞的文件,他就那样死死盯着那片玫红。
“终于……?!!”


“……抱歉久等了,已经大致确认好方位,可以进去了。”
“收到 ,辛苦了。”
爱因斯抬手压低了帽檐,坚定的抬脚一步一步走进医院大楼。


弗拉维奥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人,双手紧紧扣住了他的肩膀,有些崩溃地低吼:
“……你说什么?!!”
———————————————tbc—————————————

woc我的格式呢😂😂😂
算了懒癌晚期的我不说什么了 ,
想看文你们就催更吧_(:_」∠)_
前篇请戳头像_(:_」∠)_

我是真的很懒
集训真的很累_(:_」∠)_
不过
欢迎催更_(:_」∠)_

【独伊】Interleaving(交织)4

chapter 4
爱因斯靠在窗边,看着终于放晴的天空,可他的心情却无法和这天气一般晴朗起来。
“那家伙……已经很久没有消息了……”
已经沉浸在工作中很久的爱因斯终于舍得暂时放下手边的工作稍稍休息一下的时候,他才发现他已经许久没见过卢西安诺的身影,也许久没听见过他的声音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压在他心头,让他没法安心下来,或者是再度埋头于文件当中。想见卢西安诺,想听到他的声音,想确认他是否安好,更想知道他为什么——为什么这么久一点消息都没有。
此时的爱因斯终于隐隐约约察觉到自己的情感了,可惜他把这个归结为了他习惯了卢西这个小恶魔各种烦扰他的行为。
但是,习惯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不是吗?至少这让他潜意识地去关心这个看似冷清高傲其实内心很柔弱的人儿了。
然而,当他到达机场、无聊地玩手机候机的时候看到新闻才发现——水城威尼斯早在几天前就因为那场异常猛烈的暴风雨中消失了。
爱因斯的瞳孔猛地缩小,好像意识到什么的他用自己都没意识到的颤抖的手播出了卢西安诺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啧,那个家伙……”关上手机,爱因斯强行稍稍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打算一切事情到了意/大/利再说,却无法抹去心中那份焦急。
威尼斯沉没,已有五天。

当弗拉维奥悠悠转醒,迷迷糊糊地看见一片雪白的天花板时,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怎么会在这种地方。而当意识逐渐清醒也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之后。他猛地坐起,忽视了晕沉的头所发出的警告,直接大呼出声:“卢西!!!!”
不顾自己还有些昏沉的脑袋,在焦急地左右大幅地移动视线后,弗拉维奥直到看见了自己左手边不远一片雪白的床铺上露出的红褐色发丝,才稍微有些放松。一放松下来,他才注意到自己的手上还挂着点滴。而不远处检测红褐发人儿生命特征的仪器上,心跳在仪器上所形成波动,几乎连成了一条直线。红褐发的主人确是沉睡着,安详且毫无生气,就好像早已离开了这个世界一样。这样的认知,让弗拉维奥不禁又开始心慌起来,双手紧紧扣着被子却不敢下床去查看对面人儿的情况。
也不知过了多久,弗拉维奥听到了轻轻的开门声,顺着声源望去,他看见了正打算进来的自家爱人。对方在注意到他醒来之后表情稍微柔和了下来,快步走到他床边,放下了手中的慰问品。
“终于醒了,弗拉。”安德烈轻轻地握住了弗拉维奥的手,弗拉维奥借此稍稍用力便坐了起来,而安德烈趁机塞了几个枕头在他背后以便他更好地坐着。
弗拉维奥怔怔地看了一下安德烈,便转头看向一旁的自家弟弟:“……我……昏过去多久了?……”越看着弟弟苍白的脸,那种无力而悲伤的情感就促使他越想流泪。“……我是不是没能救回他?……要是他真的消失了……我……”
安德烈轻皱眉头,轻轻地拖住弗拉维奥的后脑勺,顺势将他揽进怀里,一遍遍地轻抚那变得暗淡的金发脑袋,温柔地低声在他耳边说:“你昏迷了一天而已,小卢西已经救回来了,放心,他还活着,我们是国家的化身,只要国家不灭,我们就不会死,所以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啊,不然怎么去照顾小卢西啊?”轻轻放开弗拉维奥,安德烈从自己提来的慰问品中掏出了一只新鲜而色泽红润的大番茄,“来,先吃点东西吧?”
与此同时,终于来到意/大/利的爱因斯,看着面前空无一人明显有段时间没人住的瓦尔加斯兄弟的房屋,难得的慌张了起来。
威尼斯早就沉没了卢西安诺肯定不会在那,但是在罗马的他们的家却空无一人——出事了,而且还不是小事。联想起几天前卢西安诺有些反常的神情,爱因斯可以肯定出事的一定是他。而弗拉维奥如此重视他的弟弟,也绝对不会放任卢西安诺自己一个人自生自灭。既然房屋积了一层淡淡的灰,那么出事时间应该在卢西安诺离开自己那边之后,而弗拉维奥去找卢西安诺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所以,他们很可能藏身在某个地方。
爱因斯不禁抬手压低了帽檐,如果跟他推理的一样的话,那这次,应该是凶多吉了……

—————————————————————tbc—————————————————————

原谅我懒癌晚期这篇文拖了好久而且剧情也还没完全展开…………orz

【独伊】Interleaving (交织)


注意!
#独伊,异色独伊#
#国设#
#威尼斯沉没梗有#
#双世界设定,以异色世界为主#
#ooc有#
#伊双子芋兄弟亲情向#
#肯定有甜有虐#
#后期可能r18有#
#结局不定#
#随想随写#
#不喜勿入#
——————————————————————

chapter 1
       “爱因斯,我来看你啦,有没有想我?”
        红褐的发丝扬起好看的弧度,它的主人正靠着金发男人的背部,双手环住对方的腰,头也埋在对方背部轻轻蹭着。见对方没有挣开他,就变本加厉地更加抱紧了男人。
        金发男人不满地轻皱眉头,他知道身后的人看不见自己的表情也不会就此作罢——虽然一见面就被对方抱住的次数屈指可数——他故意压低声音,用着凶恶的语气说到:
       “卢西安诺,我不记得今天是什么好日子能让你丢下你的工作跑来这里(德/国)来找我。放开你的手,如果你不想像上次那样带彩回去的话。”
       被唤作卢西安诺的红褐发的主人不爽地咂了一声,不情愿地放开了环住对方腰的双手。绕到对方面前,卢西安诺轻扬嘴角,玫红的双眸就那么直直地看向爱因斯淡紫色的双眼。爱因斯对上他的视线,看向那双与平常充满戏谑不同的双眸,他微微睁大了双眼,总觉得那玫红色今天不再那么诡异,而是隐隐流动着温和的光芒。
        在爱因斯还没有理解那光芒究竟是什么意思之前,卢西安诺便移开了视线。看着对方转过去的侧脸,不知是今天太阳光并没有温暖地撒向这片大地使得光线昏暗的缘故,他总觉得卢西安诺的脸色带着苍白,不似他作为南国本应该有点热情和活力。虽然不想多管这个小恶魔的事,但爱因斯却从对方不同寻常的举动而感到了违和感和隐隐约约的不安——要在平时,因为卢西安诺接二连三的骚扰,他早就毫不犹豫地将对方狠揍一顿了。
       可卢西安诺没有给他想太多的时间。他只是垂头看了看爱因斯桌上的文件,似乎垂下了眼睫,爱因斯总觉得这时候的他在伤感些什么,可下一秒卢西安诺就转过身来,和以往一样露出了不屑且戏谑的神情:
       “也就只有爱因斯你才会傻傻的把时间浪费在工作上,其余时间完全在酒吧鬼混了。哈哈,你今天又要去那家酒吧吗?”
       ……爱因斯觉得他会觉得面前这个小恶魔有什么伤心的事情真的是蠢透了。
       忍着想狠揍对方一顿的心情,爱因斯毫不留情地抓住了对方的后衣领,不理会对方的喊叫和挣扎,直接把对方从窗口丢了出去——完全不在意自己这里是二楼而对方受不受得了这种冲击。
       重重地摔在地上,卢西安诺忍不住狠狠地咳嗽起来,双眸也一瞬间失去了焦距。躺在地上咳了好一会,卢西安诺才缓过来,眼前也渐渐清晰。哪怕他身为国家的化身,也是会受伤的——只是好的比正常人快的多而且一般也死不了罢了。
       估摸着自己大概有些被摔得骨裂,卢西安诺呲了一下嘴,勉强站了起来,“啧,爱因斯还是这么不留情……”然后忍着腿痛站起来一瘸一拐地离开了爱因斯的院子。始终背对着窗户的他并不知道,爱因斯始终没有离开他身影的目光里带上了平常没有的一丝丝疑惑和担忧,直到卢西安诺离开他的视线为止。
        天空阴沉得可怕,他知道,暴风雨就快来了。
        “肯定是我的错觉,那家伙不可能这么弱。”这么想着的爱因斯转头重新投入工作当中。
       反正现在是和平年代,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此时的爱因斯并不知道,这是他这段时间里最后一次见到卢西安诺。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