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Love

这里卢c/ER
aph all北伊画手,热爱产刀,请自行避雷

国漫热爱罗小黑 虹蓝武侠系列 摩尔 开宝
虹少 乐乐 开心痴汉
啃啃凹凸瑞金
同时佐鸣党 all27党

所有画禁止二传(*Ӧ)σ怼他

请大家多多支持w

生姜リア:

#异色独伊图文合志《Coltello》二宣#
#求转发推荐
定价:45RMB (本体+随机挂件)
通贩地址


kkkkkkkk

生姜リア:

#异色独伊图文合志《Coltello》一宣#

定价:45RMB (本体+随机挂件)

Staff:
主催:生姜
主笔:生姜 阿夜@瞎鹰哑枭 
封面:秋世 @世子儿 
插图:卢C@MagLove 
           小拉@Nyula小拉_Globe 
           布莱克 @莱克努力赶稿 
           彼方 @彼方-三党隐身状态 
           火柴@伊味火柴 
           山楂@山楂好吃 
           露比@❁锦鲤露比汤 


挂件:山楂


Guest:姜重 @内里 
校对:恙语@言恙语 

捣鼓了几个月终于出一宣了!!!求kkk!!求转发推荐!!!更多信息尽请期待二宣!超级dokidoki

这张封面都是四个月前的了x

鬼灯月人:

亲们久等了,然而洒家已经不记得之后的剧情了

加了个滤镜x
伊双子狐鬼混合同人
不断轮回的伊双子

想和你一起逃离
与你一同编织的物语

【APH|独伊】空

自己点的刀子,死也要啃完😂😂😂

haruka_红茶豆丁:

##来自 @MagLove 的点文,希望姑娘能够喜欢##


##第一次写独伊……刀子,大学学生设定,不妥之处多多包涵##


#下面放文#


———————————————————————————————


  “嘿同学,你的书包没拉好。”


  几个女孩子笑着和路德维希擦肩而过。“呃,是吗?”他把手背过去试探着摸了摸,果然摸到了一排冰凉坚硬的书脊。


  天,这根本就是完全没拉嘛!明明记得是整理好才出门的……确定好没丢东西之后路德维希开始郁闷:丢三落四可不是一丝不苟的德/国人能做出来的事。


  而且类似的事情最近还发生了不止一次,比如自己经常穿的那件白衬衫失踪了,阳台上的花盆忽然莫名其妙地少了一个……最奇怪的是哥哥居然没有发现异样——他竟然说自己根本没有什么白衬衫!“算了算了,以哥哥的个性……”路德维希苦笑。


  不过最近记忆力确实下降得有点厉害,估计是连着熬夜复习的缘故,他想。“该不会是有小鬼缠上你了吧阿鲁。”那个叫王耀的东方人开玩笑的脸在从脑海中突兀地一闪而过。


  “怎么可能,与其相信这种话倒不如相信自己吃多了番茄才……”


  嗯……番茄?这句话……之前是对谁说过的?


  脑海中好像忽然腾起一团雾把原本清晰的答案遮得严实。路德维希感觉自己的记忆仿佛是一盘完整的拼图被谁刻意地抠掉了几块。


  “大概,忙完这一段我要去看看医生。”


  教学区响起的预备铃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要迟到的念头让他只得暂时放下心里的不安提着书包奔向教学楼。


  靠近主楼的空地上还围着黄色的警戒线,旁边几个无事的学生正聚在一起说着什么。路德维希径直从他们身边走过去没有在意谈话的内容。


  “你们知道吗前两天这里发生了车祸。”


  “啊听说了,好像还撞死了人。”


  “死的是个大二生吧,叫费里……西安诺?”




 


  费里西安诺坐在离教学楼最近的树梢上,看起来他显然对自己轻飘飘的身体还不适应。


  “路德现在应该正在看书吧,也许是忙着做笔记。”他托着腮想。路德永远班上是最刻苦努力的那个,和上课总是开小差打瞌睡的自己完全不同。想到这里费里西安诺有些骄傲地挑起眉毛。


  不过他怎么就和自己在一起了呢?


  这个问题就像为什么现在自己没法触碰路德的身体却能安然坐在树梢上一样难以回答。


  从窗帘缝隙里透出的亮光远看就像之前夏夜的星星。那时候的自己和路德并排躺在环形跑道中间的草地上,想象着同处一片星空下的阿尔卑斯山山麓和谷地。浓浓的塑胶味随着跑道上每一步落下时激起的灰尘弥漫开,夹杂着热烘烘的汗水和荷尔蒙的味道。


  仿佛一直没变过。


  想起之前被监督着跑了半个月,体质测试时却只能靠着路德才勉强及格的自己,费里西安诺还是感到一阵惭愧。


  那时候路德明明可以跑第一的,结果却为了拉着自己一起跑……


  欸,难道他那个时候就已经喜欢自己了?


  兴奋起来的费里西安诺跑上塑胶地面,当即就被几个飞跑的身影穿过前胸。死后的身体是感受不到疼痛的,但这种好像被从中间撕裂的感觉他一点也不喜欢。


  唔唔好委屈,要是路德在就好了……


  “喵~”黑暗的角落里传来了一声猫的呜鸣。刚撇下嘴角的费里西安诺眼睛亮起来。


  “是你呀。”


 






  红色,红色。


  斑驳的红色,洒在栗色的碎发上,覆盖蜜色的眼睛……衬衫浸透了温热腥膻液体,抽搐着的四肢在怀中逐渐变得冰凉。


  尖叫声,雨声,刹车声……被自己的嚎啕掩盖,他听不见。唯一能做的只是徒劳地抱紧少年单薄的身体,血还在从他张开的嘴里不断涌出,他的眼角挂着泪水。


  那么怕疼的他,那么爱哭的他……怎么能让他独自承受……


  他……是谁?


  路德维希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窗外依旧是漆黑一片,不大的房间里除了头顶自家哥哥放肆的鼾声外一片祥和。


  又是梦?那个同样的梦?!


  他有些脱力地按住胀痛的太阳穴,额前被冷汗浸透的发丝贴上皮肤的凉意让他一个激灵。


  不对!


  路德维希翻身下床胡乱地扭亮台灯,慌乱中却碰倒了椅子。他似乎忘记了平时恪守的规矩,忘记了理智为何物。


  记忆从最深处开始剥落。摇晃的呆毛,弯起的眉眼,撒娇耍赖的呢喃……都在眼前褪色成了单调的黑白默片。


  一定漏掉了什么!


  废纸篓里的披萨盒子,衬衣上的番茄酱汁,墙上的油画,杯子旁边的水渍……本不该出现在这间房子里的一切现在都理直气壮地存在着,而他并找不到它们存在的理由。他发疯般地钻进衣橱,翻找着手机通讯录。


  空白。


  到底……漏掉了什么呢?


  “阿西啊……”被吵醒的基尔伯特从上铺探出头来担心地看着一反常态的弟弟,“你在找什么?”


  “哥哥,在你搬过来之前我的舍友是谁?”路德维希听到自己的声音带着哭腔。


  如果是重要的东西,怎么能允许自己忘掉!


  “你之前……都是一个人住的啊。”


 






  深夜是属于阴灵的时间,也只有这时费里西安诺才敢在近处看看路德维希。


  只不过今天是最后一次了。


  灵魂不能在人间待太久,这一点他是知道的。而明日清晨就是接走仙度瑞拉的最后一辆马车。


  他照例在自己住了一年多的屋子里转了几圈,又远远地张望了一眼在之前自己的床上睡得正香的基尔伯特。看到自己存在的痕迹被抹掉的差不多了,费里西安诺满意地点点头。


  “看来拜托小黑帮忙的事差不多完工啦。”


  小黑是一只猫,可以沟通神明和灵魂。费里西安诺惊讶的是之前和路德喂它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它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


  “你真的要用轮回的机会换这个愿望?”他回想起之前谈起打算时黑猫吃惊的眼神,“确定吗?你真舍得让他忘了你?”


  棱角分明的五官在月光里投下小小的阴影,金色的碎发乖顺地搭在前额遮住一小半眼睛,仿佛星河的碎屑栖在眉梢。睡熟的恋人完全不见了平日里的凌厉,只有费里西安诺知道路德维希到了晚上会变成一个温柔害羞的男孩子。


  靠近,指尖火刑般的灼烧感吓得他赶紧缩回抵在恋人胸前的手,永远孩子般无邪的眼睛里第一次填满了忧伤的神色。


  “可是为什么要找?为什么要想起来呢?”


  扔掉沾血的衬衣,偷走自己之前最喜欢的盆栽,找到人填补现实中自己的位置,最后再抹除这个世界上所有关于自己的记忆。


  只是不想看到你为我伤心的样子啊,但是……你现在,让我怎么能放心地离开?


  就让我最后再任性一次吧。


  [“番茄吃多了会变废柴的,不过如果你想……”


  “哈,有路德在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看路德,我现在不会疼了,也不会再哭了……我再也不会缠着你陪我去买pasta了,也不用让你帮忙系鞋带……”他小心翼翼地悬在恋人头顶不到五厘米的地方,连睫毛的翕动都看得一清二楚。


  “我再也不会烦你了……所以答应我,要开心,好吗?”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紧闭的窗扉,折射出的七色光华洒在费里西安诺半透明的身上。


  一点也不痛,暖暖的,很舒服。


  周身的空间里浮起来越来越多的金色碎屑仿佛碾碎的阳光,像萤火虫一样披着所剩无几的夜色轻盈地飞出身体。费里西安诺鼓起勇气,俯身贴上路德维希紧抿着的嘴唇。


  “我最喜欢路德了。”他眯起眼睛想了想笑着改口,“我爱你。”


  呐呐亲爱的,可不可以当我没有来过。


  即便如此,我也会在四季万物之后等你。




END